斯人已逝,賬戶猶存———論網絡時代的數字遺產繼承問題


發布日期:2016-12-29 00:00  發布人:國信公證處

隨著互聯網的飛速發展,QQ、微信、E-mail、Facebook、微博、網店等逐漸走進人們的生活,這些數字財產不僅保留著我們與同事交流工作、與親友溝通情感時的文件和資料;還有我們在閑暇時用文字、圖片和視頻記錄在個人空間里的生活感悟和珍貴瞬間;以及我們疲憊時為釋放壓力,化身為戰士、俠客在游戲世界里盡情廝殺時購買的虛擬貨幣和裝備;甚至專家、學者保存在電子信箱中未完成的科研資料……而這些數字財產也會隨著互聯網的進一步發展以人們想象不到的更多的形式與方式呈現在世界面前。現在大到出門的交通工具、游玩、住店小到吃飯、購物都可以手機支付,年輕人們的錢包里甚至都不怎么存放實體貨幣,常常是手機在手,天下任我走。但假如有一天我們離開了人世,現實生活中的財產可由親人繼承,而這些游離于現實世界之外的虛擬財產,可參照的東西幾乎沒有。因此,數字財產的歸屬就成為了一個問題。

關于數字遺產之爭,迄今為止最為著名的案件大概是美國海軍陸戰隊士兵賈斯汀·艾斯沃斯的家人與雅虎公司打的那場官司,一度引發了美國社會對數字遺產及其繼承問題的關注。2004年,艾斯沃斯在伊拉克執行任務時不幸身亡。他的父母向雅虎公司提出請求,要求得到兒子的雅虎郵箱密碼,以獲取兒子留下的文字,保存有關兒子的部分回憶。這個要求遭到了雅虎公司拒絕。艾斯沃斯的父母遂將雅虎告上法庭。關于過世家人的"數字遺產",究竟能否被繼承引發了一場激烈爭論。最終,法官作出了一個折中的判決,即雅虎公司將艾斯沃斯郵箱里的信件等刻錄在光盤上交給他父母,但不給予密碼。這一判決雖然暫時平息了雙方的爭議,但顯然沒有從根本上很好地解決數字遺產的繼承問題。

科學技術的進步豐富了人們的生活,改變了人們的生活方式,與之相對的是人們所擁有的財產形式也在不斷變化,網絡數字財產的出現給人們的生活增添了色彩,但同時也給其財產身份的認定帶來的不小的爭論。財產權其實確認的是人與人之間的關系,但是目前的境況則是:一方面是網民們興致勃勃的對自己所使用或持有的網絡數字財產的悉心經營,另一方面則是法律的空缺與網絡服務協議的桎楛,這兩方面的困境致使網絡數字財產的保護處于荒蕪狀態。目前學術界對網絡數字財產的研究已經十年有余,但是關于網絡數字財產的法律屬性仍然未有定論,其所具有的獨特特征,也是眾說紛紜,但是學界對此的通識卻是不容忽視的,即網絡數字遺產的可繼承性是無可爭辯的,只是具體網絡數字遺產范圍有待進一步明確,繼承的操作程序需要進行詳細的設計。

目前關于數字遺產的分類,普遍被分為兩類,一類是游戲裝備、Q幣淘金幣等網站發行的虛擬貨幣、預先充值 在支付寶、大眾點評網中的金錢、投資網站中的所擁有的權益或各類網站的中的優惠券、代金券等,雖然其沒有實際載體能夠被人們切身感受,但其中包含的財產價值確實真是存在的;另外一類是具有人身性質的,更多體現個人的情感、性格、偏好的數字遺產,例如QQ號、Facebook賬號、微博賬號、電子郵箱、空間、博客、照片、錄像、網絡硬盤中的資料等。

那對于數字遺產,公證又能做些什么呢?根據《繼承法》的規定,繼承人在被繼承人死亡時可以繼承的遺產為公民死亡時遺留的個人合法財產,包括有收入、房屋、儲蓄、生活 用品、林木、牲畜、生產資料、著作權和專利權中的財產權利以其其他合法財產等。我國尚未有司法解釋明確將“數字遺產”歸入繼承法中規定的“其他合法財產”之中。我國現行的《繼承法》僅對實物財產的繼承作了規定,對網絡上虛擬財產的繼承問題并沒有規定,從而造成了數字遺產的繼承行為在實質意義上很難實現。由此可見,數字繼承在我國還屬于法律規定的空白。

那是否可以以其他公證方式將數字遺產遺留給它的主人呢?在兩類數字遺產中,相對來說第一種有確實存在的財產價值的遺產比較容易操作。想要繼承有財產價值的數字遺產,首先要得到相關平臺的協助。國內的網絡平臺中,支付寶算是比較完善的,我們先看看支付寶對于這方面是怎么規定的。《支付寶服務協議》第四部分第三項第5條就規定:“為了防止資源占用,如您連續12個月未使用您的支付寶登錄名或者支付寶認可的其他方式登錄過您的會員或賬戶,支付寶會對該會員號或賬戶進行注銷,您將不能再通過該支付寶登錄名登錄本網站或使用相關會員號或者賬戶。如該會員或賬戶有關聯的理財產品、待處理交易或者余額,支付寶會協助您處理。”根據協議內容,我們不難得知,如果用戶死亡了,連續12個月沒有登錄使用支付寶,根據申請支付寶方面可以給予協助處理,但這個協助可以到哪個地步就要看支付寶的心情了。支付寶的注冊是需要實名認證及身份證號碼的,是可以明確用戶身份的。如支付寶公司能根據申請出具該用戶在支付寶內的財產情況,公證處是否可以按照銀行的存款繼承程序辦理呢?

筆者認為,可以。首先,被繼承人在支付寶內的余額,理財等財產常常是通過銀行的網銀進行轉賬、交易,在一定程度上與在銀行網銀上的資金具有一樣的財產價值,并非虛擬的財產,不像游戲里的貨幣,可以依靠練級、虛擬買賣所得。它與現在貨幣的幣值等同。《繼承法》中規定的:“遺產是公民死亡時遺留的個人合法財產,包括公民的其他合法財產”, 由此看來,只要是公民的合法財產都可以視為遺產,可以按照現有繼承法被合法地繼承。其次如支付寶公司可以提供被繼承人的賬戶信息,確認了繼承的標的確系被繼承人所有,在出具公證書后亦配合將被繼承人的財產轉給繼承人。那么公證處可以受理該財產的繼承權。但國內像支付寶一樣需要實名認證及身份證號碼認證的網絡平臺畢竟不多,要么被繼承人的身份無法確認,如騰訊、大眾點評;要么財產的價值與現實價值難以轉化,如各種游戲貨幣、道具。所以這樣的公證并不能解決所有的數字遺產問題。

而第二類人身性質的遺產則相對難解決。目前市場普遍的規則看,互聯網企業與用戶簽訂服務協議時,通常會利用協議來排斥“數字遺產”的繼承。因為協議規定,用戶只擁有賬號的使用權,如果未對賬號進行操作或合約前屆滿,就可能會被運營商收回賬號。“這是行業慣例,個人賬號不能被當作財產處置,也不屬于法律上遺產繼承的范疇。”中國一家互聯網公司的負責人表示,一旦將數字資產納入可繼承的范圍,用戶隱私泄露、遺產價值認定、審核繼承人身份等問題,會大幅增加公司的運營成本。中國互聯網協會法律專家胡鋼律師認為:“我們把越來越多的情感、記憶留存在虛擬世界中。到離開那一天,想把這些留給誰?是否先要擬一份遺囑?它們的重要性,會不會超過房產等有形財產?”

對于數字財產,是否可以遺囑公證呢?筆者認為,實際操作困難。眾所周知公證遺囑的效力遠高于自書遺囑、代書遺囑等其他類型的遺囑。同樣的公證遺囑的門檻也高于它們。而數字遺產普遍具有可變性。比如今天游戲的裝備比昨天的又增加了、級數又升高了;今天的微信、微博與昨天又有更新了等等。這些變動性使賬戶的信息每天都在不斷的更新變化中,而遺囑公證的標的物需要相對確定,不能籠統的一概而論。對于這一特性,公證遺囑就很難實行。

但公證可以嘗試換一種方式,先用證據保全的形式將申請人想保全的賬戶的用戶名及密碼和想說的話錄下來,刻盤。然后辦理提存公證,將交付的光盤進行寄托、保管,并在條件成熟時交付受益人。在辦理上述公證時,首先要確認申請人對賬戶的是否有權處分,其次對于提存的交付條件需要詳細明確。最后筆者認為,為更有效得辦理提存公證,申請人應與受益人一并前來辦理提存公證,雙方簽訂協議,在用戶死亡后,受益人將憑借死亡證明,來公證處將光盤取走。

在網絡和科技日益發達的今天,互聯網用戶將越來越多,所擁有的數字財產數額更大,總類也會更多,盡快對數字遺產問題進行法律上規定,才能符合社會經濟發展的規律,保護被繼承人的利益,也才能減少數字遺產糾紛的發生。

在國外,谷歌于2013年推出無活動賬戶管理功能,允許用戶提前設定好身故或停止使用后處理數據信息的方式。確認某一賬戶長期無人使用后,谷歌可以向用戶選定的10名好友發送該用戶谷歌賬戶的數據包。由此,谷歌成為全球第一家主動針對網絡數據遺產采取行動的互聯網公司。

2014年,特拉華州頒布了全美第一部較為完善的關于“數字遺產”的法律,認定自然人死亡或喪失行為能力后,繼承人或遺囑執行人有權接手其數字賬戶或數字資產。

2015年,臉譜網推出新功能,允許用戶指定“數字遺產”代理人,在本人去世后要求代理人管理其頁面,包括發布帖子、更新照片及回復好友提問。如果用戶未提出任何要求,臉譜網將在其去世后將該賬戶轉變為“紀念賬戶”。迄今,已有數百萬人在臉譜網上指定了“數字遺產”代理人。

而國內對虛擬財產的保護也并非全無動作。比如,新刑法修正之后,盜竊虛擬財產的黑客也將獲罪。現在國內也已經出現了數字遺產的托管服務網站,用戶可以與托管網站簽訂議,以專門處理數字遺產的問題。用戶可以通過付費方式在網站注冊,為用戶保存數字財產,如果用戶在一段時間內沒有登錄該網站,這些電子郵件就會自動發送到用戶指定的繼承人的電子郵箱。在它們被發送之前,都進行安全的密碼加密,只有用戶自己能查看內容,就連網站也無法知道這些郵件的內容。愿斯人已逝,賬號猶存,這一愿望早日實現。

七乐彩试机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