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子女繼承權若干問題小議


發布日期:2016-12-29 00:00  發布人:國信公證處

案情回顧:

某甲(男)與某乙(女)系再婚夫妻,之前雙方均有過一次婚史。某甲與前妻A(系再婚,帶一幼女小a)婚前認識不夠,婚后因撫養子女問題爭吵不斷,結婚不滿三年便經人民法院判決離婚,倆人短婚未育;某乙與前夫B(死亡)系結發夫妻,倆人育有一子某丙。婚后,某乙攜帶幼子某丙與某甲共同生活,某甲某乙婚后另育有一子某丁。若干年后,某甲病亡,某甲名下遺留有紹興市區的一處房產,現某乙、某丙、某丁向我處申請繼承上述房產。

根據我國《繼承法》第 10條規定,遺產按照下列順序繼承,第一順序為配偶、子女、父母,并明確《繼承法》所說的子女,包括婚生子女、非婚生子女、養子女和有扶養關系的繼子女。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貫徹執行民事政策法律若干問題的意見》第 37條規定,繼父、繼母與繼子女之間,已形成撫養關系的,互有繼承權。繼子女繼承了繼父母遺產后,仍有繼承生父母遺產的權利。本案中存在數個繼子女與繼父母的關系:某乙與前夫B所生育之子某丙和繼父某甲、某甲的前妻A所帶幼女小a和繼父某甲。數個繼子女是否均有權繼承某甲的遺產?辦理上述類似公證案件時,如何判斷繼子女是否有繼承權,繼承繼父母的遺產?

上述案例是本人在受理接待時遇到的一則咨詢案例,最終因種種原因而無法受理,但因該案中婚姻家庭關系的復雜多變,引出多位繼承人的出現,因此本人借此為鑒,試著從多個角度粗淺的探析繼父母子女之間多重復雜的繼承權問題,借此拋磚引玉,不妥之處,敬請各位前輩、同行不吝賜教,是為至盼。

一、繼父母子女關系的概述

父母子女關系是十分重要的社會關系,其承擔起了撫養教育子女、贍養老人的重責,而繼父母繼子女的關系的產生并不由于出生和收養,具有特殊性。繼子女是指夫與前妻或妻與前夫所生的子女。

在現代社會,離婚和再婚已經非常普遍。從網絡上不完全數據統計顯示:2014年全國共依法辦理離婚登記363.7萬對,比上年增長3.9%,這意味著自2003年以來,我國離婚率已經連續12年呈遞增狀態。離婚率的增長意味著再婚家庭的增多。如果再婚的一方有子女就會產生繼父母子女關系。一般而言,父母子女關系的形成是由于出生、認領和收養等,如《瑞士民法典》第 252條規定了一般子女關系的形成:(一)子女與其母的關系形成于子女出生之時;(二)子女與父的關系,依母的婚姻而定,亦可通過認領或有法官確認;(三)除上述情況外,子女關系亦可因收養而形成[1]。而繼父母子女關系的形成則不同,是由于父或母再婚。然而根據我國法律,僅僅憑借生父母再婚這一事實,并不必然在繼父母與繼子女之間產生法律上父母子女之間的權利義務。只有在繼父母將繼子女收養為養子女,他們之間才具有法律擬制直系血親關系;或者繼父母與繼子女之間形成了扶養關系,他們之間才能適用《婚姻法》上的父母子女關系。

法學界有學者根據我國《婚姻法》和相關司法解釋,以及繼父母子女關系形成的原因和特點不同,將繼父母子女關系分為三種形式:1、名分型,即未形成法律撫育關系。生父(母)與繼母(父)再婚時,繼子女已經成年可以獨立生活,或雖未成年但仍由其生父母提供生活教育費用,沒有受繼父或繼母的撫養教育,也沒有對繼父或繼母盡贍養義務,此類繼父母子女關系為純粹的直系姻親關系。2、收養型。即繼父或繼母經繼子女的生父母同意,已正式收養該子女為其養子女,同時,該子女與共同生活的生母(父)一方,仍為直系血親關系,而不與在一起共同生活的生父(母)一方的權利義務則隨之消滅。3、形成法律扶養關系的共同生活型。生父(母)或繼母(父)再婚時,繼子女尚未成年,他們隨生父(母)一方與繼母(父)共同生活時,繼母(父)對其承擔了部分或全部生活教育費,或者成年繼子女在事實上對繼父母長期進行了贍養扶助,應視為形成了撫育關系[2]

就上述三種形式的繼父母子女關系而言,我們公證實務中常見的較多為第一種“名分型”和第三種“共同生活型”。其中第一種形式的繼父母子女關系,其并沒有形成養父母養子女關系,而且也不具有扶養關系,只是因為父母一方再婚而形成了名分上的父母子女關系。第二種收養型,繼父母子女之間已經按照《收養法》的規定,形成了養父母子女的關系,因此他們之間法律上的權利義務關系應適用《收養法》的規定,本文不再贅述。第三種是有扶養關系的繼父母子女關系,這是我們公證實務中尤其是繼承權公證案件經常遇到的難點和重點。

我國現行《婚姻法》上并沒有規定繼父母對繼子女具有撫養的義務。從現行法律規定來看,繼父母撫養繼子女實際履行的是一種道德義務。但一旦繼父母與繼子女之間形成了扶養關系,不僅包括繼父母撫養了繼子女,也包括繼子女贍養了繼父母,就適用《婚姻法》對父母子女關系的有關規定,即產生了父母子女之間的權利義務。而并不考慮是否有扶養的意思。《婚姻法》第 27條規定的實質是將形成扶養關系作為形成繼父母子女權利義務的依據。但是他的形成原理與收養有本質的區別,僅以繼父母子女形成扶養關系為根據即認定雙方形成擬制血親關系,而完全不尊重當事人的意愿及其身份行為的同意權,也無須履行任何法律手續。因此學者就認為其效力就不應當與收養的效力相等同[3]。實際上有扶養關系的繼父母子女之間的關系并不和收養型相同,繼子女與生父母之間的關系并不消滅。

二、扶養關系的形成

扶養關系的形成與否關系到了繼父母子女之間權利義務的形成與否,因此必須解決扶養關系的形成這一要件。

在《繼承法》中,使用了“有扶養關系的繼子女”一語。從《繼承法》的立法原意上推論,此處的扶養應是作“撫養、贍養”解釋,《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對司法部就中南司法部請示繼承權三個問題的答復的意見的復函》(1951年06月25日,有效)中就認為“稱扶養較贍養與撫養為概括”[4]。因此,有扶養關系的繼父母子女關系就存在有繼父母撫養繼子女、繼子女贍養了繼父母、和繼父母撫養了繼子女又繼子女贍養了繼父母的三種情況。三種情況中只要存在一種就應當承認扶養關系成立。

繼父母與繼子女在什么情況下才算形成了撫養關系,《婚姻法》未作規定,理論上和實踐中也未形成統一的標準,撫養關系判定標準的主要理論觀點有三種:(1)繼父母負擔了繼子女全部或部分生活費和教育費。(2)除繼父母負擔了繼子女全部或部分生活費和教育費外,繼父母與未成年繼子女共同生活,對繼子女形成了教育和生活上的照料,即使未負擔撫養費用,也應認為形成了撫養關系。(3)認為只要繼父母與繼子女在一起共同生活,就可以認定他們形成了事實上的撫養教育關系[5]。在我們公證實務中,辦理繼承權公證時,上述三種觀點我們均需要重視考慮。

三、有扶養關系的繼子女的繼承

根據《繼承法》及其相關解釋,有扶養關系的繼父母子女之間還有繼承權。繼承權的存在建立在繼父母子女之間的權利義務并沒有消滅的基礎上。

(一)繼父母與繼子女之間已形成的權利義務的消滅

名分型的繼父母子女關系一般可因離婚而解除,不必辦理其他特定手續,因為這種關系的形成是基于生父或生母與繼母或繼父再婚事實而發生,因此其關系的解除也不需要其他特定的手續。收養型的繼父母子女關系應當依照《收養法》的規定來解決。

而有扶養關系的及父母子女關系的解除,《最高人民法院關于繼父母與繼子女形成的權利義務關系能否解除的批復》(1988年1月22日)中指出:繼父母與繼子女已形成的權利義務關系并不能自然終止,一方起訴要求解除這種權利義務關系,人們法院應視具體情況做出是否準許解除的調解或判決[6]。所謂的“不能自然終止”的情形包括了繼父(母)與生母(父)離婚,即有扶養關系的繼父母關系并不因為繼父母離婚而解除。

這時有人會提出,當繼父(母)與生母(父)離婚,曾經受過繼父(母)撫養成長的繼子女,是否當然的對已離婚的繼父(母)有贍養的義務?若不贍養繼父(母),是否當然的排除該繼子女的繼承權?理由是我國現行《繼承法》第13條:“有扶養能力和有扶養條件的繼承人,不盡扶養義務的,分配遺產時,應當不分或者少分。”本人認為,對于繼子女是否應當不分或少分遺產,不應該由我們公證機構做出主動判斷,贍養問題是非常復雜的法律問題,也是一種應當值得重視的社會問題。作為公證人員,我們盡可能從謹慎客觀的角度審視繼承案件的各個方面,從公證的程序上保護和完善繼承權公證中各個利害關系人的權益,從而避免錯證的發生。

(二)未自然解除的繼父母子女之間的繼承

如果按照我國的司法解釋,有些有扶養關系的繼父母子女關系不能自然解除,需要法院作出是否準許的調解或者判決。因此生父(母)與繼母(父)離婚后,當事人并沒有提出解除繼父母子女關系的訴訟,法院并沒有作出是否準許的調解或判決,則繼父母子女的關系仍然延續。

四、結論

繼子女的繼承權建立在撫養關系形成的基礎之上,而繼子女對與生父母離婚后的繼父母,他們之間的撫養關系并不隨著繼父母與生父母之間的婚姻關系解除而全部解除,因此,在辦理繼承權公證時,仍應以謹慎客觀的態度對待。因此題設案件中,本人認為某丙作為繼子應當有繼承權,而某甲前妻A當年所攜帶之女小a,從當事人提供的材料無法辨別其是否享有繼承權,需其本人親自到場表示最為妥當。



[1]殷生根譯:《瑞士民法典》,法律出版社1987年版,第60頁。

[2]參見于靜:《比較婚姻法》,人民出版社2006年版,第198頁。

[3]陳葦主編:《婚姻家庭繼承法學》,法律出版社2002年版,第247頁。

[4]但是在我國的現行立法中,撫養、扶養是區分的。一般而言,長輩親屬對晚輩親屬的供養義務稱為撫養,晚輩親屬對長輩親屬的供養義務稱為贍養,平輩親屬間的供養義務稱為扶養(參見黃松有主編:《婚姻家庭司法解釋實例釋解》,人民法院出版社2006年版,第396頁),《婚姻法》中明顯區分了此三個概念。《繼承法》中是從廣義上使用了“扶養關系”,不過從時間上來看,新《婚姻法》的時間在《繼承法》之后。

[5]陳葦主編:《婚姻家庭繼承法學》,法律出版社2002年版,第245頁。

[6]最高法院認為,陳珍芳受陳云飛扶養教育八年,他們之間既存在著姻親關系,也存在著扶養關系。陳珍芳生母與陳云飛協議離婚后,陳珍芳受陳云飛扶養教育的事實不能消失。據此認為繼父母與繼子女已形成的權利義務關系不能自然終止,一方起訴要求解除這種權利義務關系的,人民法院應視具體情況作出是否準許解除的調解或判決。

七乐彩试机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