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子女能否繼承與生父(母)離婚后的繼母(父)的遺產


發布日期:2016-12-29 00:00  發布人:國信公證處

[摘要]:隨著離婚率的上升,相應地,重組家庭也越來越多,家庭結構發生了變化。這種重組的家庭面臨許多挑戰。其中繼父母子女關系是社會家庭重組中常見的一種家庭關系,建立良好的繼父母與子女的關系需要大家付出很大的努力。然而再婚家庭成員因為懷舊心理、比較心理、嫉妒心理以及沒有共同的家庭歷史或為人處世的共同方式,沒有共同的信仰,子女因無血緣關系,容易滋生矛盾而起離間作用等等使得再婚家庭的離婚率比初婚離婚率更高,再一次離婚比初次離婚存在更復雜的法律關系,尤其是涉及人身財產繼承等時,繼父母子女的法律地位是怎么樣的?繼父母子女之間能發生繼承嗎?繼父母子女之間的繼承,法律是如何規定的?這是一個需要解決的問題。但是大多數重組家庭的成員往往在重組時不了解那么復雜的法律關系,也不愿意去了解,因為他們初忠總是想朝好的一面發展,只有當問題發生時才會各方面尋求幫助,這樣就不利于事情的簡單解決,往往需要花大量的時間、精力和錢財去解決糾紛,浪費訴訟成本和社會資源。  

[關鍵詞]:繼子女 扶養關系 離婚 繼承權

引言:

近期我處受理的一起關于再婚家庭離婚后有撫養關系的繼子女是否有繼承權的問題引起了爭議和探討

一、基本案情:

2016年6月28日,朱某某拿著多份材料來到本處辦證大廳,要求繼承楊某某名下座落于本市的一套房產,稱其為楊某某的唯一繼承人,并無其他繼承人。

經過審查得知:

楊某某與朱某某系夫妻關系,婚后楊某某與朱某某未生育子女,楊某某與朱某某是再婚家庭,之前各自均有過一段婚史。

朱某某與前夫未生育子女,只有一養女,離婚后養女判歸前夫,與朱某某無往來。

楊某某與前妻呂某某未生育子女,但前妻呂某某與楊某某結婚前有過婚史,且與前夫生有三個子女,前夫死后,再嫁于楊某某,當時呂某某的三個子女均未成年,跟隨呂某某與楊某某一起生活多年。后楊某某與呂某某因生活瑣事產生糾紛并由法院調解離婚,離婚時三個繼子女均已成年,離婚后三個繼子女與楊某某再無往來。因離婚時楊某某年過六旬,身邊無妻無子無人照顧,故經人介紹與朱某某結婚,互相有個照應。

二、案情分析:

(一)繼父母、繼子女的含義

繼父母,是指子女的生父母離異或一方死亡后,與其生父或生母再婚的人。繼子女,是指與離異或喪偶者結婚,對方與前夫或前妻所生的子女。可見,繼父母與繼子女均是因婚姻關系而產生,但沒有自然血緣關系,故屬于姻親。自己的生父母離異或一方死亡后,某人只要與自己的生父或生母再婚,不管自己是否已成年(甚至比該人年齡大),不管自己是否受其撫養,也不管該人是初婚還是再婚,均是自己的繼父或繼母。自己與離異或喪偶者結婚,不管對方與前夫或前妻所生子女是否已成年(甚至年齡比自己大),不管是否與其形成撫養關系,也不管自己是初婚或是再婚,對方與前夫或前妻所生子女均是自己的繼子女。

(二)楊某某與三個繼子女是否存在扶養關系。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繼承法》第十條遺產按照下列順序繼承:第一順序:配偶、子女、父母。 第二順序:兄弟姐妹、祖父母、外祖父母。 繼承開始后,由第一順序繼承人繼承,第二順序繼承人不繼承。沒有第一順序繼承人繼承的,由第二順序繼承人繼承。本法所說的子女,包括婚生子女、非婚生子女、養子女和有扶養關系的繼子女。楊某某的父母均先于其死亡,楊某某生前未生育子女,也無收養子女,之前有過繼子女,但因與前妻離婚后再無任何瓜葛,故朱某某向本處提出一人繼承楊某某的房產。

那本案真如朱某某所述無其他繼承人了嗎?楊某某生前有過繼子女,這一點引起了本處公證員的注意。繼子女與繼父母之間的繼承關系有一個前提條件,即繼父母與繼子女之間真正形成了有扶養關系。因此我國繼承法第十條規定有扶養關系的繼子女為繼父母的第一順序法定繼承人。因此扶養關系的形成與否關系到了繼父母子女之間權利義務的形成與否,故必須解決扶養關系的形成這一要件。在《繼承法》中,使用了“有扶養關系的繼子女”一語。從《繼承法》的立法原意上推論,此處的扶養應是作“撫養、贍養”解釋,《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對司法部就中南司法部請示繼承權三個問題的答復的意見的復函》中就認為“稱扶養較贍養與撫養為概括”。因此,有扶養關系的繼父母子女關系就存在有繼父母撫養繼子女、繼子女贍養了繼父母、和繼父母撫養了繼子女又繼子女贍養了繼父母的三種情況。三種情況中只要存在一種就應當承認扶養關系成立。那么繼父母與繼子女在什么情況下才算形成了撫養關系,《繼承法》、《婚姻法》均未作出明確規定,理論上和實踐中也未形成統一的標準,撫養關系判定標準的主要理論觀點有三種:( 1)繼父母負擔了繼子女全部或部分生活費和教育費。(2)除繼父母負擔了繼子女全部或部分生活費和教育費外,繼父母與未成年繼子女共同生活,對繼子女形成了教育和生活上的照料,即使未負擔撫養費用,也應認為形成了撫養關系。(3)認為只要繼父母與繼子女在一起共同生活,就可以認定他們形成了事實上的撫養教育關系。在司法實踐中,一般也從兩個方面來予以認定:一是從經濟方面,繼父母是否對繼子女的教育或生活費用給付了一部分或是全部; 二是從生活方面,繼父母是否與繼子女長期共同生活,并在生活上照顧、幫助繼子女,在精神和思想品德上用心關懷和培養繼子女的成長。

結合本案楊某某與前妻呂某某于一九七六年結婚,后于一九九五年離婚,結婚時呂某某的三個子女均未成年,且跟隨呂某某與楊某某一起生活多年直至各自成家。根據上述理論觀點和司法實踐可以認定楊某某與三個繼子女是形成了撫養關系的。

(三)在生父(母)與繼母(父)離婚后,曾經有扶養關系的繼父母子女關系是否自然終止?這也是本案的爭論焦點。本處出現了二種不同的觀點。

一種觀點認為生父(母)與繼母(父)離婚后,曾經有扶養關系的繼父母子女關系自然終止,對繼父母的財產當然也不享有繼承權。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繼承法》第十條規定,有撫養關系的繼子女享有繼承權。形成撫養關系是繼子女享有繼承權的首要條件,但另外一個重要條件就是繼父母子女之間的權利義務關系的存續性。事實上,繼父母子女關系形成的前提是姻親關系的形成,而所謂姻親關系的形成即始于結婚行為。由此可知,離婚行為將導致姻親關系的消滅,同時也會導致繼父母子女關系的消滅。繼父母子女關系一旦消滅,繼子女當然對繼父母的財產喪失了繼承權。上述案例中的楊某某雖與三個繼子女形成了撫養關系但因為其已經與三個繼子女的生母離婚,繼父與繼子女關系消滅,所以三個繼子女對楊某某的財產不享有繼承權。

另一種觀點認為生父(母)與繼母(父)離婚后,曾經有扶養關系的繼父母子女關系不能自然終止,對繼父母的財產仍享有繼承權。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繼父母與繼子女形成的權利義務關系能否解除的批復》(1988年1月22日)中指出:繼父母與繼子女已形成的權利義務關系并不能自然終止,一方起訴要求解除這種權利義務關系,人們法院應視具體情況做出是否準許解除的調解或判決。所謂的“不能自然終止”的情形包括了生父(母)與繼母(父)離婚,即有扶養關系的繼父母關系并不因為繼父母離婚而解除。也就是說生父(母)與繼母(父)因結婚而形成了姻親關系,繼子女與繼父母又因長期共同生活而形成了扶養關系。因此生父(母)與繼母(父)離婚后,當事人并沒有提出解除繼父母子女關系的訴訟,法院并沒有作出是否準許的調解或判決,則繼父母子女的關系仍然延續。因此如果此規則適用到繼承法,本案中的三個繼子女應當可以繼承繼父楊某某的遺產。

筆者認為生父(母)與繼母(父)離婚后,曾經有扶養關系的繼父母子女關系是否終止及有扶養關系的繼子女的繼承問題要區分情況分析:

(1)生父與繼母或生母與繼父離婚時,繼父母與繼子女已形成撫養關系,且繼子女已經成年的。姻親關系自行消除,但已經形成的撫養關系不能消失。扶養關系是否繼續以及因之前撫養而產生的相關費用、今后的贍養問題三方可以協商解決,協商不成可以通過訴訟方式,經法院調解或判決解決。

(2)生父與繼母或生母與繼父離婚時,繼父母與繼子女已形成撫養關系,且繼子女未成年的,姻親關系自行消除,繼父或繼母同意繼續直接撫養繼子女的,繼子女也愿意繼續跟隨繼父或繼母,已經形成的具有撫養關系的繼父母與繼子女關系可以與其生父母協商或通過訴訟轉變為養子女關系。

(3)生父與繼母或生母與繼父離婚時,未成年子女由其生父或生母直接撫養的,繼父母與繼子女關系自然消除,而無需通過訴訟的方式。如果生父或生母再行結婚,未成年子女仍隨生父與“新繼母”或隨生母與“新繼父”共同生活,會形成新的具有擬制血親關系的繼父母與繼子女關系。

下面筆者重點來分析下第一種情況即生父(母)與繼母(父)離婚時,繼子女已經成年的,曾經有扶養關系的繼父母子女關系因姻親關系消失而消失,但已經形成的撫養關系不能消失。姻親關系和扶養關系是兩個概念,不能混為一起。將姻親關系和扶養關系區分開來分析,那么再來談繼承權問題就相對容易分析。

繼父母與繼子女之間是一種姻親關系,從子女角度而言,因生父或生母的再婚而建立。因而也因生父或生母的離婚而消失,姻親關系消失那么繼父母子女間的繼承關系也消失,但并不代表之前形成的撫養關系也自然消失,撫養的事實始終是存在的。當生父(母)與繼母(父)離婚時可以單獨要求返還當初的因撫養未成年子女而實際支出的撫養費或要求之后履行贍養義務,就這一問題三方可作出協商,協商不成可以通過訴訟方式,經法院調解或判決解決。筆者認為這有利于把復雜的問題簡單化,也有利于提前預防糾紛的發生。《最高人民法院關于繼父母與繼子女形成的權利義務關系能否解除的批復》認為繼父母與繼子女已形成的權利義務關系并不能自然終止,一方起訴要求解除這種權利義務關系,人們法院應視具體情況做出是否準許解除的調解或判決。所謂的“不能自然終止”的情形包括了繼父(母)與生母(父)離婚,即有扶養關系的繼父母關系并不因為繼父母離婚而解除。可以說,最高法院的批復主要是針對繼父(母)對繼子女有撫養關系,如果在其離婚后,不能得到其曾經撫養過的繼子女的照料,有違權利義務一致的法理,故不準許自然解除,需要法院視具體情況作出是否準許的調解或者判決。其目的是為了保護老年人的可法權益。因此,贍養與親生父母離婚后的繼父母的原因是其曾經扶養過扶養人,而不是姻親關系。因此,不妨認定姻親關系的消滅。另一方面這一批復也說明了,只要雙方沒有起訴解除這種關系,那么繼父母子女關系始終存在,接下來贍養糾紛,析產繼承糾紛便會接踵而來。這就把問題復雜化了。一個再婚家庭中,形成撫養關系的繼父或繼母與繼子女之間互為第一順序繼承人;不僅繼父母子女之間,繼祖父母繼外祖父母與繼孫子女繼外孫子女之間也是如此。可見,在這樣的家庭中,在分割遺產時,難度為相當大,引發糾紛的可能性也相當大。同時也不符合當事人的真實意愿。

如果按照我國的司法解釋,有些有扶養關系的繼父母子女關系不能自然解除,需要法院作出是否準許的調解或者判決。因此生父(母)與繼母(父)離婚后,當事人并沒有提出解除繼父母子女關系的訴訟,法院并沒有作出是否準許的調解或判決,則繼父母子女的關系仍然延續。本案中楊某某與呂某某共同將三個繼子女的撫養成人,形成撫養關系,后楊某某與三個繼子女的生母呂某某離婚,三個繼子女從未履行贍養義務。但楊某某生前并未起訴與三個繼子女解除繼父子女關系,按照批復認為楊某某與三個繼子女仍然是繼父母子女關系。那么楊某某死后的遺產,三個繼子女有權繼承。但筆者認為這有違權利義務一致的法理也有悖于公平的理念。再從繼承的根據上來看,三個繼子女也沒有繼承依據。法定繼承應當在一定范圍的親屬之間進行。繼父或繼母對繼子女來說是血親的配偶,繼子女對繼父或繼母來說是配偶的血親, 屬于姻親。依據我國《收養法》第14 條的規定, 繼父或繼母可以收養繼子女, 并且他們之間成立收養關系的實質條件被放寬, 用以“鼓勵此種收養行為”。因此,筆者認為,即使認定姻親關系并不隨著婚姻關系的解除而全部解除,也應當認為他們之間的相互之間的繼承依據就消滅了。如前所述,有扶養關系的繼父母子女關系并不自然解除的批復是針對贍養老人的案例而言的,對于繼承而言就僅應當具有參考的意義。如此,方能更符合被繼承人的意思 (一般而言,從人的私心而論,繼父母在離婚后很少又想留財產給原繼子女的意思)。如果被繼承人愿意將自己的財產遺贈給原繼子女,其就應當訂立遺囑。故筆者提出生父(母)與繼母(父)離婚后,曾經有扶養關系的繼父母子女關系因姻親關系消失而消失,也就是案例中的三個繼子女因生母已與繼父離婚而失去了作為繼父法定繼承人的權利。即使三個繼子女拿出證據證明有較多扶養楊某某的依據,楊某某的遺產也只能按照《繼承法》第十四條的規定來進行分配,即對繼承人以外的依靠被繼承人扶養的缺乏勞動能力又沒有生活來源的人,或者繼承人以外的對被繼承人扶養較多的人,可以分給他們適當的遺產。也就是說如果三個繼子女對楊某某扶養較多的,那么可以分給他們適當的遺產,如果沒有,那就無權來繼承楊某某的任何遺產。

   四、結論

我國法律規定形成撫養關系的繼父母與繼子女之間為擬制血親關系,其目的在于保障繼子女與繼父母之間的幼有所育,老有所養,防止虐待和遺棄,促使家庭團結和睦。繼子女的繼承權建立在撫養關系形成的基礎之上,而繼子女對與生父母離婚后的繼父母,即使相關法律認定他們之間的姻親關系并不隨著繼父母與生父母之間的婚姻關系解除而全部解除,也應當認為他們相互之間繼承依據就消滅了,因此,繼子女不應當繼承與生父(母)離婚后的繼母(父)的遺產。

七乐彩试机号